1. <blockquote id="wvodm"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  <big id="wvodm"></big>
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wvodm"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  <small id="wvodm"><delect id="wvodm"></delect></small>
                  1. 歡迎您的到來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!

                    設為首頁 | 加入收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聞動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聞動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夢想照進現實:南水北調 4億人吃水不再困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新京報 日期:2012年10月8日 15:3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水北調工程主要解決我國北方地區,尤其是黃淮海流域的水資源短缺問題,規劃區人口4.38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水聞天下》第38期辯:排污權交易市場如何?來水世界推廣您的企業!辯:現階段開征環境稅,利 南水北調工程分別在長江下游、中游、上游規劃三個調水區,形成東線、中線、西線三條調水線路。通過三條調水線路,與長江、淮河、黃河、海河相互連接,構成我國中部地區水資源“四橫三縱、南北調配、東西互濟”的總體格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水北調工程規劃最終調水規模448億立方米,其中東線148億立方米,中線130億立方米,西線170億立方米,建設時間約需40-50年。建成后將解決700多萬人長期飲用高氟水和苦咸水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有關“南水北調”的故事,流傳了幾十年:當年,南水北調考察隊在滄州一餐館吃餃子,店家舍不得多給一丁點兒餃子湯。因為水對他來說實在是珍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彼時的北京,水同樣珍貴:官廳水庫基本廢棄,地下水接近疏干,密云水庫的水位也一度降低,無法蓄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,成為北方諸多城市的渴望:2億多人口不同程度存在飲水困難,700多萬人長期飲用高氟水、苦咸水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水北調,即將改變這一切:兩年后,湖北丹江口水庫的清流將奔騰而至,直達首都;而揚州長江水也將沿著京杭大運河一路北上,直抵黃淮海平原和膠東地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宏圖初展——從夢想照進現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生水利世家的文丹,1978年8月從水利專業畢業,即成為南水北調工程的調研員,推著車拖著鍋碗瓢盆去四處考察水源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1952年,毛澤東就提出了對這項工程的浪漫設想:“南方水多,北方水少,如有可能,借點水來也是可以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很多人并未看到這一構想的緊迫性。因為此后20多年,北方并未真正面臨缺水的窘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20世紀80年代,北方缺水問題開始凸顯:華北平原老農家的深井,打上二三百米,見不到一滴水;太行山前美麗的泉水,幾近干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此時,中央加快了南水北調的整個進程。”長江委規劃處總工程師劉子慧說。1987年,一份完整的南水北調工程的規劃報告,被遞交給相關部門。此時,兼顧通航和送水,是南水北調工程的顯著特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,考慮到送水水道可能受到航運產生的機油、煤等污染,取消了航運的用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0年代,中線調水的規模一度做出調整,考慮到水源地和受水地的實際狀況,最終將原本140億立方米的一期供水目標定為95億立方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0年之后,南水北調工程大步往前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盡管具體的謀劃長達半世紀,這一膽魄極大、花費也極大的方案,最終由設想落為現實。文丹也由當初的調研員,成為了長江委水利規劃處處長。此時南水北調工程也真真切切地開工了,離竣工也指日可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好憧憬——品嘗南方水的味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南水北調抱有期望的,不只是文丹這些較早參與的規劃者,也有千千萬萬的建設者和百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2年8月,天津人肖智和,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建設者,已經開始期待,在家中嘗嘗南方水泡出的龍井,究竟是什么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年后,長江水將跨越1000多公里,抵達他的家。 屆時,四橫三縱,將是南水北調工程的全貌。西、中、東三條線路,分別從長江流域上、中、下游調水,越過長江、淮河、黃河、海河四大流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中中線工程,始于丹江口水庫,之后的旅途中它變換著各種形態:渠道,隧洞,渡槽,管道,走過耕地鐵路,跨過山丘河床,與沿線溝渠河道交叉均采取立交方式通過,憑借自然落差,自流到京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立交,意味著保持水的純凈,不被污染。”劉子慧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丹更愿意從宏觀角度來討論南水北調工程的益處:“南北調配,東西互濟”的大水網格局形成。在她看來,這對于北方地區經濟的發展和推動不言而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對南水北調工程投入了大量資金,據東、中線總體可研階段估算,僅此項每年可以拉動中國經濟0.2至0.3個百分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資源供給增加,被擠占的工農業用水得以恢復,每年將增加500億元產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態改善——更積極的變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水北調將為很多事物帶來積極的變化,其中包括生態環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源地生態的保護早在本世紀初就被提上了日程,庫區的諸多新工業項目被禁止上馬,已經存在的工業也必須往外逐漸遷出,嚴格控制水源地上游城市的排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長達1400多公里的南水北調供水渠道,兩側13米的范圍內,將修建成片的防護林,培植草皮,如渠道經流城市,這一空白范圍擴寬為100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中線不同,明渠調水的東線,需先治污,后通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1年9月,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溫家寶實地考察尚未開始建設的東線工程,直言告誡,“治污搞不好,長江水引到北方成了污水,這個工程就失敗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,東線沿線河流湖泊水質多數為V類或劣V類,水污染各項指數超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年過去,東線輸水干線基本達到III類水質目標,污水河成為“清水廊道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線水質一直相對樂觀。“一望無涯,像海,但比海更清澈。”劉子慧還記得第一眼看到丹江口水庫時的感受,他希望這樣的水質能夠維持,甚至變得更好些。 南水北調 世界之最 最長4350公里 受益人口最多4億 調水量最大448億立方米 區域最廣145萬平方公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屬類別: 行業動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西11选5走势图